花好月园- 第117章 相约马尔代夫

  夜深人静,窗外天寒风紧,月光柔柔地洒进屋内。灯下的温馨是生活赋予人们的宝藏,只是很多人不懂。

  肖石站起身,望着姐姐:“凌姐,我今晚不留了,回去把话跟杨洛说清楚。”

  “什么?!不行!”凌月如一惊,腾地直起身。

  肖石一愣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凌月如抓着他的手臂,焦急地道:“弟弟,杨洛在你最失意的时候回来,就凭这份心,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,你这么做的话,那简直……简直就是忘恩负义!”

  肖石暗自叹息,为难地道:“这我知道,我也不想这么做,可现在都二十多天了,总不能老这么拖下去!这不是耽误人家吗?”

  凌月如幽幽一叹,抚着他的脸道:“弟弟,你想过没有,其实……你和杨洛无论是性格还是生活理念,还有年龄,都再合适不过了,错过她……你可能找不到更好的。”

  “这叫什么话,那你呢?”肖石坐在床边,深望着她道:“凌姐,我以前不太把爱情当回事儿,可现在我明白了,我就想和你在一起,象你以前说的,和你在一起我才真正觉得轻松,不累得慌。”

  “我……唉!”凌月如无力地跪坐在床上,近乎哀求地道:“弟弟,我……还是不要吧。”

  “凌姐,你怎么了?”肖石皱眉打量着姐姐,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。“以前常妹是我女朋友,你老躲着她,这我能理解,可现在我没女朋友了,我们两个的感情也再明白不过了,你怎么还逃避。难道仅仅是因为怕伤害杨洛?”

  “这……哎呀。其实……”凌月如心乱如麻,万般无奈,别过头咬牙道:“告诉你吧,姐姐觉得你不合适,因为……因为姐姐想找个比自己大的男人。”

  “得了吧你!”肖石没好气地拽过她,望着她的眼睛道,“姐姐,我今天见到那个朋友,从小跟我在孤儿院一起长大,他了解我,很客观的分析了我的感情,他说我一直在默默地寻找玲儿的替代者,所以忽视了很多感情,他说的对。其实你也一样,你一直很照顾我、呵护我,事实上,你所做的,就是你身边一直缺少的,因为你没有,就自己拼命做。

  我也明白,作为一个女强人,你心中那种被疼爱,被呵护的需求从来没有真正得到满足。你渴望有一个坚实的臂膀可以依靠,但你想过没有,可能你也因此忽视了很多感情,现在我们两个都已经很清楚彼此的感情,就不能错过了。”

  肖石转身拿过床头柜上的像架,指着道:“相信我,我虽然比你小,但也会象他一样保护你,呵护你,而且还会爱你,绝不会再让你孤单寂寞。姐姐,别犹豫了,让我们这辈子都互相照顾吧!”

  望着弟弟殷切的眼光,凌月如很感动,很无奈,更茫然。肖石说的这些,她懂,可让她横刀夺爱,伤害杨洛获得幸福,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何况还亲口答应过杨洛。

  凌月如拿过像架,深深地看着,双眼迅速润湿。

  肖石轻轻地将姐姐拥在怀里,凌月如伏在他肩头,感受着这份依靠。

  良久,凌月如举着像架,做出了决定:“弟弟,他虽然死了,可你的玲儿还在,我们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“等!等什么?”肖石叹了口气,平静地道,“玲儿确实不可以被代替,她是我真正生而为人最初的一部分,但不是我生命的全部,我也不可能总活在过去里。”

  “话不能这么说,生命中任何错过都是可惜的,万一她哪天回来了!”

  “她回来也改变不了什么!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凌月如白他一眼,悻悻道,“万一她一回来,你一冲动跑了回去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!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肖石把着她双肩,真诚地道,“凌姐,我是孤儿,生命中缺乏很多感情,只有你才能把我缺的东西全都给我,任何人都没有可能。”

  “姐姐知道。”凌月如点头,“不过姐姐自己也要考虑一段时间嘛!”

  “你还考虑什么呀!虽然我们今天才谈这个问题,但感情却不是今天才开始的。”肖石有点气结,摊着手道,“再说你过年虚岁都三十了,你不为自己考虑,总得为你老爹考虑吧!他都……那么大岁数了!”

  凌月如咯咯一笑,拍着他的脸颊道:“傻弟弟,别担心,姐姐不会考虑太久的。”

  “不会太久是多久?”肖石直郁闷。

  “嗯——!”凌月如沉吟了一下,望着他道,“姐姐说过,明年开春要带你去马尔代夫,你还记得吗?”

  “记得,怎么了?”

  凌月如捧着他的脸,温柔地道:“等我们从马尔代夫回来,如果一切都没有变化,姐姐就嫁给你当老婆,这样行了吧!”

  肖石松了一口气,微笑望着美丽的姐姐,凌月如柔柔一笑,伏到他怀里,两人深情相拥。

  “哦,对了。”凌月如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道:“你记住,这段时间不可以去伤害杨洛!”

  “这跟她有什么关系!”肖石奇道。

  “当然有关系,我现在等于跟她手进而抢人呢!你要伤害了她,我这辈子都没法安心!”

  “早晚还不得……”

  “哎呀,你别管了,这是我的事儿!”凌月如把他打断,又伏在他怀里,“总之呢,你平时尽量对她好点儿,明年从马尔代夫回来后,我会亲自跟她谈。”

  肖石没再说话,只是不停地纳闷,他实在搞不明白,他和姐姐的事儿跟玲儿、杨洛,还有该死的马尔代夫有什么关系?

  肖石不明白,凌月如自己也不明白,她只知道,现在就违背对杨洛的承诺,她实在没法做到,所以她决定争取一段时间,绕过弟弟亲自把事情跟杨洛解决。

  ……………

  又是一个雪天,大雪。雪片似鹅毛般从空中滚滚而落,早行的人在路边艰难跋涉。公交车站挤成一团,的士全部客满,严酷的天气也无法阻止人们为生活不知疲倦地奔劳。

  对世上绝大多数人来说中,这就是生活,生活就是这样,该上班你还得上班,谁都无权停下来。

  老凌开着车,冷眼看着两则的世界,雪后的路况很差,豪华的大奔同普通的车子没什么两样,都在慢如娲牛地爬行着。

  看着眼羊奔波劳碌的人们,凌大宽感慨颇多,孜孜不倦地奋斗了大半辈子,终于有了今天的地位,可除了交通工具不同,他还是和普通人一样要上班,他完全可以不去,但可不可以是一回事儿,去不去是又一回事儿,只要还处在某个位置上,有些作为就不能改变。他觉得很疲倦,也很悲哀,甚至搞不通大半生的奋斗图个啥。

  “那小子会不会去修车呢?”天气恶劣,任何车辆的状况都会很多,凌大宽想到了肖石。

  老凌很喜欢这个年轻人,也很来气,但更多的是对人生际遇的感慨。

  当初宋大明半假半真地一通瞎白话,他一时心血来潮,竟鬼使神差地产生了见一面的冲动,可他万万没想到就这一面,居然让女儿和他爱上了。他不在乎什么家世背景,女儿第一个男朋友除了多一个所谓的“家”,还不如肖石呢。可他没想到,俩人爱就爱呗,偏偏弄个什么姐弟,不伦不类的,整天还芶芶营营。

  凌大宽一生对不起三个人,一个是发妻,一个是现在的妻子,还有女儿月如。

  老凌的发妻是个贤惠而美丽的女人,他常年在外打拼,一年回不了几次家,妻子任劳任怨,直到病死;现任妻子丰美彤,貌美乖巧,早年被砖场副书记看中,即将强暴之际,为凌大宽所救。老凌被迫离开,丰美彤随之而去,从此不计名份地跟着他漂泊,十几年如一日,直到凌月如生母病死;凌月如更无须多说,从小到大,就没感受几天温暖,发妻去后,老凌把对发妻的愧疚也集中到女儿身上了。

  现在老凌身染绝症,来日不多,如果女儿没个好归宿,他眼都阖不上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,凌大宽停好车子,直奔女儿的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昨晚陪客户吃饭,他遇到了萧远山。凌月如为肖石查分,给萧远山留下深刻的印象和好感,他郑重地向老凌表示了对肖石的支持,并委婉地希望老凌不要在意肖石的身世背景。凌大宽不在意,但重要的是,他从萧远山嘴里得到了肖石已经和女朋友分手的事实。

  得到这个消息,他迫不及待了。

  到了女儿办公室门前,他推了一上,门开了,女儿比他来的还早。凌月如从笔记本后面抬起头,见是老凌,忙站起身,责怪道:“爸,这大雪天你怎么还来了!”

  “我有事儿找你。”凌大宽径直坐到沙发上,点了一支烟。

  “说吧,什么事。”凌月如没说话,起身坐在老凌身旁。她知道爸爸要跟她说什么,现在只要一见面,老凌肯定要跟她唠叨和肖石的事儿。

  凌大宽转身看着女儿,急切地道:“月如,昨天吃饭又遇到老萧了,他说小肖的女朋友和他分手了,是不是?”

  果然不出所实,凌月如不禁失笑:“没错,是分手了,你又想说什么?”

  “既然这样,你还等什么呢?”凌大宽探着身子,焦急地问。

  凌月如瞥了老凌一眼,撇着嘴道:“怎么,你担心我嫁不出去?我皇帝都不急,你这个太监瞎急什么!”

  “这……这不是着不着急的事儿!”凌大宽奇怪地望着女儿,语重心长地道。“你们两个明明互相喜欢,瞎子都能看得出来,干嘛偏要弄个什么姐弟玩暧昧呢?现在他没女朋友了,你们把话说清楚不就得了,还等什么?”

  看着爸爸着急的样子,凌月如心里一个劲地偷乐,虽然还没有确立什么名份,但来年的马尔代夫约定,已经事实上宣布了和弟弟的正式恋爱。

  “他一个臭修车的有什么好,你就不怕你一辈子的心血被他占了便宜了!”凌月如促狭地看着爸爸,故意道。“加上实物房产,咱家都快有一个亿了,你不心疼?”

  “这……修车地怎么了,你难道还在乎这个?爸爸以前还当过小工呢!”凌大宽狐疑不已,耐着性子道。“月如啊,你要是因为这个犹豫可就不对了,爸爸看人一向挺准,小肖这孩子我挺喜欢的,将来差不了。虽说比你小两岁,但真实年龄和心理年龄是两码事儿,至于家业,反正给谁都是给,你找个穷点儿的,他还能感激着你呢!”

  老凌唠唠叨叨,耐心地开导着女儿。

  “爸!你可真逗,跟老太太似的!”凌月如忍不住“噗”地一笑,又正色道:“爸,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我自己会考虑的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身体吧。”言罢站起身。

  “那你要考虑到什么时候哇?爸爸都五十多了,还等着抱外孙子呢!”凌大宽扬着脖,咧着大嘴。

  “考虑好了自然会告诉你的,我还忙着呢,你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凌月如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  凌大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郁闷了小半天,他觉得女儿今天的态度很奇怪,说话好象很随意,但又不象是说谎。

  不行,我得问问那小子。凌大宽想不明白,又拨打了肖石的手机。电话通了,他开门见山地道:“小肖啊,昨天我吃饭时遇到你们局长了,听他说你跟女朋友分手了,前段时间我跟你说的那个事儿,你考虑了吗?”

  “嗯,考虑了。”肖石如实回答。

  “哦,是吗!那刚刚月如还说她在考虑。”老凌心内一喜,又问道:“你采取行动了吗嘛?”

  “采取了,我跟凌姐说了。”肖石心内暗笑,他知道姐姐肯定是半假半真地逗老凌了。

  “她怎么说?”凌大宽焦急地问。

  “嗯,她说……说考虑考虑。”肖石也配合姐姐逗老凌。

  “那你倒抓紧哪!我这份家业还等着你们生继承人呢!”

  肖石哭笑不得,道:“总裁,您明知道我生性淡泊,无欲无求,您就不怕您家业太大,把我给吓跑了!”

  这个臭小子,怎么跟月如一个口气!凌大宽没好气道:“你懂什么,无欲无求才该有份家业呢!你得先有了,才能无求;你屁都没有,你还无求,你无求个屁!”

  肖石哑然失笑,不过这知细琢磨倒挺有道理,一无所有还无求,那不是装吗!顿了一下,肖石想到凌大宽的病,敛容道:“总裁,也许我不该问,但我想知道您的病情……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?”他想问问老凌还有多少时间,但不好直说。

  “这有什么不该问的。”凌大宽不禁黯然,叹道:“医生说,还有两三年吧、”

  两、三年!肖石一怔,忙问道:“总裁,那你应该可以手术啊,手术成功的话,十年二十年都不成问题。”如果可以,他绝不想姐姐这么快就面对丧父的打击。

  “手术不了啦,全都扩散了。”凌大宽再叹。

  “怎么可能,如果扩散的话,一般应该……”

  “我凌大宽是什么人,是那些个平头老百姓能比的吗?我现在每天的药费就一万七!”凌大宽说完这话,自己都觉得丧气。“小肖,就这样,也什么都不一定啊,看在我这把老骨头的份上,你抓点儿紧吧,怎么也得让我看一眼外孙子呀!”

  肖石心脏骤然揪紧,昂然道:“总裁,我实话跟您说吧,我和凌姐已经谈好了,明年春天我会陪她去趟马尔代夫,回来后我们就……就结婚,一定早早给您生个大胖小子。您就放心养病,安享晚年吧。”老人奋斗一生,这种情况下,他实在不忍心再让他操心了。

  “真的?”凌大宽大喜过望。

  “真的。”肖石坚决地道:“总裁,您什么也不要想了,我发誓会让凌姐一辈子开开心心的,否则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

  “好,好,那我就放心了,我等着你们那一天。”凌大宽仿佛卸下了一付重担。

  挂了电话,凌大宽燃了一支烟,安祥地抽着,很久了,他没这么安祥。

  “他们从马尔代夫回来,市政府的项目也该完工了,给他们办了喜事,我就可以回乡下享受了。”凌大宽眯着眼,憧憬着自己时日不多的晚年生活。

  (情节预告:截至本章,所有的伏笔都已埋完,本书情节将进入调整和极端复杂的阶段,由一桩重大人命案开始,马尔代夫、玲儿、重大事故案,肖石的身世、错综复杂的历史积案,会将男女主角的感情和本书所有人物命运带向高峰。)


贵妃导航     妲己导航     凤梨导航     老百姓导航     ?石榴导航?     ?樱桃导航?     狐媚导航     700导航     大美妞导航     秘密入口导航     色比比导航     探花导航    狗不理导航